Platonic Lovers

Platonic Lovers


「被告於六月二十日晚間十一點,涉嫌將被害人約至其租屋處,將其殺害並毀損其屍體……」
我站在法庭的中央,看著遠處些微閃爍的日光燈管。
這個法官,鼻子有點像他。
我一邊聽著早已有定論的判決,一邊漫不經心地想著這些毫無關聯的事。
啊不,也許不能說毫無關聯吧。
因為那個「他」就是這個事件的被害人。

XXX

要說人類與動物的差異,大概就在於,人類有情感。有人稱之為心,或許該說是靈魂比較恰當。
而人類自古就有個習慣,喜歡給所有無形的東西標上名字。
比方說,他們定義對於家人的情感為親情,包含著情慾和愛戀的情感為愛情,而其他沒有包含著情慾,卻因為某種連結相互信任幫助的情感為友情。
是或不是,喜歡或不喜歡,討厭或不討厭。
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我們的情感就像做垃圾分類一樣,被所謂的學者以二分法處理掉了。
他們告訴大家,所謂的愛情一定包含著慾望,他們相互牽扯,而承諾是構築在激情之上的。

我的靈魂和肉體卻背道而馳。

我已經不記得第一次遇見他是什麼時候了,兩歲?或是三歲?總之是從我有意識開始,他就一直在我身邊了。套句一般人說的,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只是這竹馬一當就是二十年。我們上了同一所小學,同一所中學,同一所大學,甚至連出了社會也進了同間公司。
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不能沒有這個人,好像他理所當然地就該在我身邊。
然後半年前他告訴我,他喜歡我。
起初我是有點訝異的,他高中時期也交過女朋友,但後來想想,即使有女朋友時,他也是以我的事情為第一優先。
他告訴我,他曾經試著去喜歡別人,但最後發現喜歡的感情和愛始終是不一樣的。
於是我反覆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愛著這個人。
結論應該是愛吧。
我已經不太記得上一任女友長什麼樣子,但卻清楚記得他第一次送我的禮物,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泣的表情,從有記憶以來,一直到現在的模樣,所以我想他在我心中一定是最重要的。
可惜學者告訴我,那並不是。

他第一次吻我時,我吐了,穢物沾滿了整條地毯,我像要把整個胃嘔出來似地吐個不停,直到吐出水。
我的身體無法接受同性。
那種好似從腳底竄出的噁心感,黏膜與黏膜接觸的感覺,敏感的神經好像被細微黏膩的東西刷過。本能上的,一種強烈的排斥。
於是我們嘗試了各式各樣的方法,例如矇上我的眼睛,或是一邊看著色情片,有次甚至讓他搽了女性的香水。
但是都沒有用。

他變得不太常笑,雖然對我依舊如往常一般溫柔。
為什麼做不到。為什麼?
我只是想回應他啊。
我能夠對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女人勃起,打手槍,卻連親吻自己最重要的人都做不到。

那一天是他的生日,於是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到最後。
我知道他只是想要一個證明,所以我想要給他,在他最特別的日子。
不過如此而已。
我明明那麼愛他。

XXX

我緊緊地咬著下唇,忍耐著那種噁心感。像是蟲子爬過的感覺,還有肌膚的紋路和體溫。
嘴裡瀰漫著一股鐵鏽的味道,應該是嘴唇被咬破了吧。
他忽然停止了動作,感覺從強烈的痛苦中解放出來,視線瞬間有些朦朧。
我似乎看見他在哭。雖然並沒有流淚,但我感覺的到。
「我去沖個澡。」
他輕輕摸著我的髮,跟平常安撫我時一樣。有個聲音告訴我應該阻止他,但雙腿就像被抽走力氣般動不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卻不知道他再沒有自己從浴室走出來。

那是半小時以後的事了。
他躺在浴缸裡,一片刺眼的鮮紅色。
空氣中瀰漫著濕氣和血的味道,我覺得有些暈眩。
他的目光渙散,一瞬間竟然沒認出我來,當他發現是我時,卻露出了微笑。

為什麼我做不到,究竟為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
我只能不停地道歉。
然而我知道自己每道一次歉,他的心就死了一次。
他明明打算離開,我卻硬逼著他回來,然後,又繼續,反反覆覆地,拿著錐子鑿開的的心。
所以他再也負擔不起了。
淚水爬滿整張臉,等我意識到的時候,它已經沿著下巴滑落,混進鮮紅的血水裡。
「別……哭啊,你知道……我最喜歡你……笑了……」他的手拂過我的臉頰,明明泡在暖水裡指尖卻是冰涼的,「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話……」
神啊。
我很愛他。
我真的很愛他啊。

我拿起腳邊的,應該是他拿來割腕的小刀,
我好像隱約看見他笑了。

撫摸著我的臉龐的手落到浴缸外側,他沒有了呼吸。

我將他的屍體從浴缸撈起,因為沒了心跳,手腕的割傷已經沒什麼血流出來,倒是方才我劃在脖子的那道傷痕,或許是因為傷口太深,鮮血仍從頸部汩汩流出,順著我的手臂滴在雪白的磁磚上。
他的身體比我想的輕了很多,大概是因為失血過多吧,雖然知道因為心理因素,他最近也瘦了一大圈。
我將他抱回臥室的那張床上,除了那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的床單和毫無起伏的胸膛外,他簡直就像安穩地睡著了一樣。
我已經很久沒看到他這麼幸福的表情。

我拿了廚房那把平時煮飯用的菜刀,然後割下他的外生殖器。
說不出是什麼感覺,有點像平時切肉那樣吧,原本相連在一起的組織,被外力輾斷。
從此不再屬於那個個體。

這樣有什麼意義呢?連我自己都搞不清。
我輕輕地吻了他沒有溫度的唇,果然,一點噁心感都沒有了。

我記得大二那年選修課不小心選了一門哲學課,據說這老師出了名的會當人,我對這題材完全不感興趣,卻又沒得退選,死活鬧了他一陣之後,便逼著他也一起選了這門課。
至於原因,當然是為了請個人幫我抄筆記。
頭幾堂課下課時,他都會狠狠地盯著舒舒服服睡掉整堂課的我。但我知道他心很軟,果然過沒多久他就妥協。
老實說那教授說了什麼我早就記不得,只記得他有一堂課說到了有關物理世界的虛假與真實。
他說,如何證明物質世界是真實的?或許所有我們看到的一切都不過是謊言,一個由惡魔創造出來的假象。
我們看到的東西,或許都是映像,而真正的事實卻被假象所蒙蔽了。



我的愛人啊。
他躺在我的懷裡,冰冷地。
漸漸地我聞到腐屍的臭味,混著凝固的血的味道。
最後是急促的敲門聲。

XXX

「被告於六月二十日晚間十一點,涉嫌將被害人約至其租屋處,將其殺害並混損其屍體,本庭裁決,判被告無期徒刑,終身監禁,不得上訴。」



我好愛他。
即使沒有人知道,即使沒有人發現。
我依舊愛著他。
一如往昔。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葵。

Shironumaaoi

Author:Shironumaaoi
BL相關集散地。
COS、文、情報、碎嘴、心得、深入研究。
http://www.plurk.com/jessicasheng
噗浪常駐。
理科生、文字病、貴腐人、彩妝狂熱、lo娘、玻璃心大小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drama (0)
噗浪常駐居民。
あかやPSP
a.m.
a.m. 00:00 a.m. a.m. 00:00 a.m. 00:00
少年アリス
『Ariard-少年アリス-』
BLゲー相關
パルミエ『玉響』 『神学校-Noli me tangere-』 Spray オメルタ CT 18禁BLゲーム「NO,THANK YOU!!!」好評発売中! 天輪のグネーヴァル 『大正メビウスライン』
乙女ゲー相關
死神と少女 応援中! Snapdragon 『黒と金の開かない鍵。』|little-cheese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