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柑

蜜柑

現在說出來或許沒有人相信,但其實在我小的時候家境非常窮困。
我的親生父親很早就去世了,為了拉拔我長大,母親只好改嫁給一個隔村的樵夫。
繼父和母親一樣,也帶了一個拖油瓶,是個大我三歲的男孩子。總是孤單一人的我很單純的因為有了伴而感到開心,於是親暱地喊著他哥哥。
繼父不怎麼喜歡我,同樣地,也不常給哥哥好臉色看。據說是因為哥哥的母親和當地的富豪跑了,怨氣無處發洩的繼父便把所有怨氣都發洩在這個和背叛他的女人有血緣關係的兒子身上。媽媽自從生下我後身體就變的非常虛弱,一年之中有很長的時間臥病在床。有這樣的雙親,想當然爾對孩子也是愛理不理的。
可是我的哥哥卻對我非常溫柔,很多時候繼父忘了給我們準備晚餐時,哥哥總會塞給我些自己早餐吃剩的飯糰。我知道哥哥是故意留給我吃的,每當我打算撥一半分給他時,他總是笑著拒絕。
「你吃吧,我不餓。爸爸也真是的,讓這麼小的孩子餓肚子。」
我知道哥哥其實也很餓,但他心疼我,於是我便迅速地把那頓簡陋的晚餐吞下肚。雖然是冷掉的,只灑了鹽做調味的飯糰,我卻總是覺得這頓飯特別美味。
吃完的時候,哥哥總是像自己也吃飽了一樣,露出非常幸福的表情,然後摸摸我的頭。我很喜歡這時候的哥哥,比我大了一個指節的手很溫暖,讓人安心。
在我六歲的夏天,媽媽染上瘧疾,熬不過秋天就過世了。那年剛好又逢大旱,家裡連喪禮的錢都籌不出來,繼父只是將母親的屍體用草蓆裹了起來,埋在自己平常工作的那片後山。
看見那坨稻草被泥土逐漸覆蓋起來,我才真的有母親已經過世的實感,眼淚不自覺地從面頰滑落。因為害怕被繼父發現,我只能拼命地咬緊下唇。
突然,我感覺有人擦乾了我的眼淚。哥哥的手指在我的臉上胡亂地抹著。
他抓起我的手用力握緊,緊到我瞬間以為自己的手掌會被捏碎。
「不要緊的,哥哥一定會保護你的。」

哥哥他確實遵守了承諾。只為了那個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約定。

在那個年代,水果還是非常昂貴的食物,只有有錢人家才吃的起。隔壁同年的阿火有個經商成功的叔父,每逢過節都會送他們家一箱蜜柑。他總喜歡在我和哥哥面前誇耀那蜜柑多甜多味美,弄得我們口水直流。
「真的有這麼好吃嗎?等到以後自己賺了錢我一定要買一顆試試,到時候也分一點給哥哥吧。」
聽到我這樣說的哥哥似乎很開心,靦腆地說了聲「謝謝」。
結果那年秋天我們的話題幾乎都繞著蜜柑打轉。

之後的天氣逐漸轉涼,從小我的抵抗力就特別差,只要一到冬天必定得風寒,依照往常的慣例,我又在床上躺了好些日子,可是不知怎地,咳嗽總是好不了,燒也一直沒退,最後還引起了肺炎。
那段日子真的很難過,喉嚨像要燒掉似地,因為發燒的關係,連意識都不太清楚,朦朧間,只記得有人一直替我擦汗,我知道那個人一定是哥哥,於是我便安心地睡著了。
我夢見自己抱著一籃蜜柑走下山,大概是別人送的禮物吧,我心想一定要帶回家和哥哥一起吃,結果卻一個踉蹌,被地上的碎石絆住了腳,那籃黃橙橙的蜜柑就這樣滾落山下,我一邊哭一邊追,卻怎樣都追不著。
我坐在地上不停地哭,四周突然變的一片漆黑,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找哥哥,可是卻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好可怕。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到有雙溫暖的手貼在我的額頭上,是非常熟悉的溫度。
下顎好像被掰開,有什麼東西被塞入嘴裡。
那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味道。
酸酸甜甜地,像是要從中心化掉的口感。甜潤的汁水順著喉嚨滑落,像是甘霖一樣,汁水流過的地方逐漸暖了起來。
說也奇怪,我的病從那天開始逐漸好轉,沒過兩天就能下床,奇怪的是,我一直不見哥哥的身影。
「哥哥呢?」
「那個死兔崽子,把我這個月的酒錢偷走了!問他拿去做什麼也不肯,結果在他房間發現吃剩的水果皮,渾小子,竟然拿老子的錢去享樂。這幾天鎮上來了戲班子,我就把他賣給他們了。嘿,沒想到那小子也挺值錢的嘛,拿來抵錢還有剩。」

哥哥就這樣走了,從此以後再也沒回來過。

後來陰錯陽差地,我因為家境的關係讀了軍校,剛好遇上太平洋戰爭,結果立下了戰功,不僅被封了爵位,還和富商的女兒結了婚。
人的境遇就是這樣不可思議,過去的不幸就像夢一般。唯一一次喚起我久遠前記憶,是在繼父臨終前。
大概是有些糊塗了吧,他一直抓著我的手,喊的卻是哥哥的名字,他說他很後悔賣掉他,他知道他偷錢是為了自己的弟弟。
他叫哥哥原諒他。
那個男人死的時候我並沒有哭,畢竟從小他就連一丁點父親的本分都沒有做到。可是我卻很嫉妒他,能夠把一直以來說不出口的話傾吐出來。

從哥哥離開之後我就沒再吃過蜜柑,算是我對不告而別的哥哥小小的任性和報復吧。

那年戰爭剛好結束,我很難得地請到了長假,便帶著妻子和女兒一道去看戲。據說有個非常有名的戲班子到了鎮上巡演,那年表演的戲目,正好是改編自芥川龍之介的文選。
而那壓軸的最後一幕戲,就是「蜜柑」。
其實我平常不怎麼愛看戲的,總覺得是女人小孩才喜歡的不入流東西,所以整齣戲我也不是很認真在看,幾乎都在打瞌睡。不過大概是因為標題喚起我的記憶的關係吧,我忍不住朝台上多看了幾眼。
然後我發現,那個梳著銀杏頭的少女,左邊的眉角有道微不起眼的疤痕。即使塗了厚厚的脂粉,傷痕還是清晰可見。
剎那間所有記憶全都湧了上來。喝了酒暴怒的繼父,為了保護我而頭破血流的哥哥。那雙瘦弱的手臂明明只有微小的力量,卻依舊緊緊地摟著我。
銀杏頭姑娘用那雙滿是凍瘡的手,奮力地開著車窗。
纖弱的臂膀,卻蘊含著想要守護弟弟們的決心和勇氣。
喀搭──。車窗開了。
幾只黃橙的蜜柑從少女的大衣內袋落了下來。

我想起了蜜柑酸酸甜甜的味道。

在鮮豔的黃橙落地的那一刻,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從眼眶流了出來。

←哥哥視角請點此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葵。

Shironumaaoi

Author:Shironumaaoi
BL相關集散地。
COS、文、情報、碎嘴、心得、深入研究。
http://www.plurk.com/jessicasheng
噗浪常駐。
理科生、文字病、貴腐人、彩妝狂熱、lo娘、玻璃心大小姐。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drama (0)
噗浪常駐居民。
あかやPSP
a.m.
a.m. 00:00 a.m. a.m. 00:00 a.m. 00:00
少年アリス
『Ariard-少年アリス-』
BLゲー相關
パルミエ『玉響』 『神学校-Noli me tangere-』 Spray オメルタ CT 18禁BLゲーム「NO,THANK YOU!!!」好評発売中! 天輪のグネーヴァル 『大正メビウスライン』
乙女ゲー相關
死神と少女 応援中! Snapdragon 『黒と金の開かない鍵。』|little-cheese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